当前日期     
信息检索
st全讯,刺杀司马昭:我不是刺客,只是为你奏响败散的序曲
发布日期:2020-01-11 12:27:38    文章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2066

st全讯,刺杀司马昭:我不是刺客,只是为你奏响败散的序曲

st全讯,你这琴声老了。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嵇康的琴声戛然而止,手一抖,一根琴弦铮的一声断了。

他回头看去,一个人站在亭子外,背对自己,面向湖水。

一轮圆月照在湖水中,正好有清风吹过,圆月在湖水里一阵荡漾,倒影出来的波光在这个人身上不住跳动。

哗啦一声,一只鹗鸟从水中抓起一条鱼,展翅飞去……

刚才嵇康之所以背对湖水,就是怕鸟儿和这粼粼波光干扰自己弹琴的心绪。

嵇康问道:“您说我这琴声老了?”

这个人也不转身,头微微点了点。

他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一起随着他的头颅晃动。嵇康不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他也把头发散了,垂在肩膀。

嵇康还注意到他的衣服是黑色的,漆黑漆黑,似乎囚犯穿的衣服。

嵇康又问:“我这琴曲名《川上曲》,曲名本就取自《论语》‘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叹息的正是岁月忽已晚……”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这人道,“你在担心诸葛诞他们吧?”

嵇康心里一惊,好友诸葛诞在广陵起兵反对大将军司马昭,他一直担心自己被人监视,前天好友山涛竟然送来司马昭的请帖,邀他到将军府中任职,嵇康更加心烦,山涛本是自己好友,素来家贫,仕途谋生无可厚非,自己也不怪他,毕竟君子和而不同。但替司马昭招揽自己实在不该。心中烦恼,所以这才深夜携琴到这荒郊野外弹奏。

听此人这样说话,莫非是司马昭派来监视自己的?

没等嵇康说话,这人仿佛看透他的心思,哈哈一笑道:“君耻于魑魅争光,又何惧小人监视?”

嵇康腾地站起身来,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前几个月的事,他夜里灯下读书,一张披头散发的脸从灯影中慢慢伸出,嵇康一把吹灭了灯,说“我耻与魑魅争光。”他从未对别人起过,这人竟然知道。

“因为我就是那个魑魅。”

嵇康愣了一下,这人如此言语,即便是监视自己的,也是个侠义之士,他哈哈笑道:“逝者如斯i,不舍昼夜,孔子叹的是人生短促,君若是鬼,怎么会听出我这音律声老呢?“

这人仰天哈哈一笑,他伸出双手,竟然伸手将头颅拔起来。

嵇康倒吸一口凉气。

这人头颅和身躯分离,嘴里却还能说话:“

孔子叹岁月如水,一去不会,悲伤的是胸中有千古之忧,生年却不满百,说得都是天下,你这琴曲里却都是担忧和牢骚……”

这简直是知音了,嵇康点点头。

这人头颅在半空中继续说:“你胸中有块垒,却想借这琴声消除,如同缘木求鱼。“

“那应该如何消除?”嵇康问道,”君有良方,我有美酒,我们何妨坐下一叙。“

这人把头像个球一样转了过来,又放在脖子上,头正了过来——他竟然就这样转身!

这人大步走进亭子,只不过头虽然正了过来,但长发垂在脸上,还是看不清相貌。

嵇康拿出酒坛,为他斟酒,这人尝了一口,笑道:“好酒,以后不知多久才能喝到。”又喝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喝得太啰嗦了。”将头一把拔下来,放在桌子上,直接往腔子里倒去。

一碗瞬间没了,伸碗过来,头在那边还说:“倒上。”

嵇康这才醒过神来,端起酒坛为他倒上,他这边喝着酒,那边嘴里说这话:“做鬼就这好处,自由!”

言语未了,酒已喝完。

伸着碗过来,嵇康赶忙又倒上。

他一口气喝了八大碗,嘴里打了个饱嗝,说:“真舒服。”

嵇康说:“君能否把这头再装上,我好给您说话,否则总有点不舒服。”

“抱歉。”这人将头拿过来放在项上。

嵇康又问:“胸中块垒,何以浇之?”

这人叹息一声又道:“你才华出众,却又性格刚烈,怕是生祸之道。”

“君有话明说。”

这人道:“大将军找你做官,你便从了就是。”

嵇康心中登时生了一股怒气,这人说了半天还是司马昭的人,冷笑一声:“司马大将军好本事,别人让鬼推磨,他让鬼当说客。”

这人端起碗,伸给嵇康要酒。

嵇康解开腰带,对准酒坛,哗哗哗一泡尿,尿了进去。

“这就是每小便常不忍起吗?”这人苦笑一声,将碗放下。

嵇康倒是愣了,这是他准备写给山涛的一封绝交信拟好的一句,稿子尚在腹中,竟然被他说了出来。

这人道:“我还是为你弹奏一首曲子吧。”

伸手几下便接好琴弦,伸手拨弄,铮铮几声,竟然是从未听过的音律。

嵇康大吃一惊,这人音律造诣远在自己之上啊,赶忙正襟坐好。

这人继续弹奏。

这音律中有悲凉,有慷慨,有愤怒,有激昂,有不舍,有痛恨……音律硁硁作响,声调中似乎满是倔强,倔强得像春天的花,说开就开,不用经任何将军、皇帝的同意,倔强得像干旱时的雨,说不下,就不下,皇帝跪下求也不下;倔强得仿佛秋天的树叶,必须落下,再多的话也留不住;倔强得像死亡,该死必须死,不会因为富贵就放你一马……

最后一个音律收住的时候,嵇康已经完全呆住了,他心中的那些不愉快,那些担心,一扫而光。他站起身来,对这人深深做了一个揖。

这人也不看他,对着那把琴仔细看了一遍:“这曲子音律中不甚明快,只怪这琴不好。”

“这曲子已经够好了。”嵇康叫道,”难道还有更好的吗?”

“有。”这人叹息一声,“那是因为你没有听过更好的?”

“还有更好的。”嵇康只恨自己孤陋寡闻,“那最好的是谁弹的?”

“聂政。”

“聂政?刺韩王的聂政?”

“对。”这人道,“当年聂政刺韩王,便是在深山十年,向仙人学得此曲,回来在路边弹奏,引得众人围观,韩王将他召入宫里弹奏,聂政这琴里暗藏一把匕首,一曲引得众人沉醉,他趁机拿出匕首,刺杀韩王。”

原来这是一首复仇的曲子,难怪这音律里充满了倔强,嵇康猛然醒悟:“你说这琴里少了一把匕首?”

“哦。对。“这人也击掌道。他愣了一下说,“普通的匕首不行,聂政的匕首是其父当年苦心锻造出来,锋利无比,名为傲骨。”

“我喜欢这个名字。”嵇康道,“我这琴名文胆,正好配傲骨。”

这人抬头,从发丝里瞥了他一眼说:“我有锻造之法,你可想学。”

“想学,想学。这琴曲和锻造之法我都想学。”嵇康赶忙深深作揖

这一夜,嵇康学会了锻剑之法,学会了这首《聂政刺韩王曲》。

这个人真的是个好老师,他对嵇康的指法竟然了如指掌,知道他什么地方强,什么地方弱,每次点拨都能切中要害。

嵇康完全学会的时候,鸡已经叫了一遍。

这人站起来对嵇康拱手道:“我要告辞了。”

嵇康听说鬼必须要在天亮之前回去,否则就会灰飞烟灭。

他起身送别,问道:“君便是聂政吧?”

这人起身已经走到亭外。

摘下头颅,捧在手里,半天才说:“你说人奇怪不奇怪,有眼睛却自己看不见自己,现在成鬼,似乎自由了,我摘下头颅,我还是看不见自己的脸。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也不知道……”

说完纵身一跃,跳入湖水中,瞬间消失不见,毫无声息,水波都没有荡漾。

嵇康跑到湖边,月亮已经沉在西天,湖水里倒映着满天星斗,大概那人就是其中一颗,嵇康自言自语了一句,我耻于魑魅争光,人家本就是一颗星星,为我照亮一点光。

嵇康回到洛阳南门的时候,有个士卒骑着马飞驰而来,嘴里一直喊道:”捷报,捷报,叛军诸葛诞败散于广陵。“

嵇康呆住了,好一阵他才缓过来,慢慢往城里走。

诸葛诞的结局他料到的,诸葛诞自己也未尝不知道,他说自己不过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进城不远,就见一群太学生在路边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说的是大将军司马昭要夷诸葛诞三族,有几个正在激动的说诸葛诞麾下三百人,都宁愿被杀也不降。真有田横五百壮士之风,诸葛诞带兵,不亚于其族兄诸葛亮。

嵇康也不禁为之动容。

这里附近就是太学所在。

嵇康忽然有一个想法。

他走到太学门口,坐下,放琴于膝。

他要用一曲《聂政刺韩王》来纪念这位老友。

一曲弹罢,猛然抬头,四周围者如堵,鸦雀无声。

最后还是一阵雁鸣打破寂静。

众人抬头看去,就见一群大雁以人字状正往南飞去。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有个太学生朗声吟诵,吟罢自言自语道,”过去读嵇叔夜的诗歌,不信有人能有此境界,今日听此一曲,方知自己浅薄。“

有人认识嵇康,小声说:“这位就是嵇叔夜。”

立刻掀起一阵喧哗。

有人问道:“嵇叔夜,这曲子什么名字?”

“《广陵散》“

他满脑子都是那句“叛军诸葛诞败散于广陵,随口说出广陵散这个名字。

“这是你新作吗?”

嵇康摇摇头,又点点头:“这是我为纪念一个故去的朋友而做。”

有人问道:“嵇叔夜,听说你要到大将军府中去了,以你的才华,要飞黄腾达了。”

嵇康脸上有怒色:“谁说的?”

“前几天给我们讲授《庄子》的山中郎所言。”

“山涛山巨源!”嵇康站起身来,怒道,“他不是我的朋友。”

众人一阵喧哗,嵇康与山涛阮籍等人关系非常好,夏日常见一行人在竹林中坦胸露乳,饮酒弹琴好不自在,怎么成了不是朋友?

嵇康又道:“诸位于我做个见证,我新作一篇《与山巨源绝交书》尚未手书,今日口述于各位。”

听他要当场作文,几个太学生快步跑回,拿来纸笔,等着记录。

嵇康朗诵道:“足下昔称吾于颍川,吾常谓之知言。然经怪此意尚未熟悉于足下—,何从便得之……“嵇康本就文思敏捷,何况这文在心里早已存好腹稿,此时侃侃而谈,诸人无不惊叹于他出口成章。

嵇康说到:“所谓达能兼善而不渝,穷则自得而无闷……”众人无不点头称是,待嵇康说到“性复疏懒,筋驽肉缓,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痒,不能沐也。每常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转乃起耳……”众人笑出声来。待说道七不堪,二不可,众人又都是会心一笑。

嵇康这文读完,众人齐齐叫了一声好。

这十几个书写的已经完稿,众人纷纷围观,如获至宝。

有人问道:“那嵇叔夜不做官,要干什么呢?”

嵇康笑道:“我就打铁为生吧。”

“打铁……”众人又是一阵喧哗。

有个学生问道:“刚才的《广陵散》你能教给我吗?“

“你叫什么?”

“袁孝尼”

嵇康起身,抱琴一面走一面说:“袁孝尼,那就来给我拉风箱吧。”

嵇康在后院的柳树底下,修了水池,垒起炉灶,架起风箱,开始学习打铁。

他要打造一柄傲骨,放到自己的琴里去。

然后听听真正的《聂政刺韩王曲》

他是从头开始学的,家里的仆人也从没有学过。

袁孝尼倒是有心,给他请来洛阳城最好的铁匠。

在铁匠的指点下,嵇康知道怎么选炭,选石……

嵇康打造出来的第一个物件是一把镰刀……

他把这镰刀送给了铁匠老师。

铁匠诚惶诚恐,万万没有想到名满天下的嵇康竟然对自己如此恭敬,嵇康说:“我过去只会弹琴,写文、喝酒,现在才知那些不过是末技,生而为人,这才这才是谋生之道。”

铁匠师父走了。

嵇康自己独立打打出一柄锄头。他跑到邻近的农田里,给人锄草一天。

然后他打造了一把不成型的斧头,阮籍来看他,嵇康送了给他。

他接着打造出一把卷着刃的菜刀,刘伶来看他,嵇康送了给他。

打造出一把铁疙瘩一样的锤子,阮咸来看他,嵇康送了给他。

打造出一枚没有刃箭簇,王戎来看他,嵇康送了给他。

……

整个洛阳城都以拥有嵇康打出的一件物事为荣。

山涛也来了,嵇康打着铁,一言不发,山涛也一言不发,临走的时候,说:“钟会可能来看你,他现在已非当年写《四本论》时可比,现在位至侍郎,气量又小,你不可不慎。“

钟会?嵇康记得,当年携书求见,请嵇康点评,嵇康鄙薄其人,不接他的书。

钟会竟然隔着墙把书扔了过来。

嵇康也不说话,他拿出自己打造的一个剑托塞给他,说:“这是我打造出来最好的东西。”

山涛流泪了,说:“对不起,你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写得真好,我错了。”

嵇康却笑了:“你没错,只是我太自私。”

……

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嵇康已经打造出一柄长剑,寒光闪闪。

向秀这个时候来看他,嵇康要把这剑送了给他。

向秀不要,说他要学那曲《广陵散》。

嵇康说:“那你留下来和袁孝尼一起帮我打铁吧。”

袁孝尼和向秀一起问:“那什么时候可以学。”

嵇康摊出一张图,指着上面的一把匕首说:“打造出这把傲骨吧。”

钟会来的那一天,很热。

柳树上的蝉鸣叫不息。

嵇康、向秀、袁孝尼都只穿着犊鼻裈。

向秀拉风箱,袁孝尼添炭。

嵇康掌握着火候。

钟会不等人通报就进来了。

”嵇叔夜,别来无恙啊。“

嵇康盯着炉火,说:“多给风,火大一些。”

向秀用力拉着风箱。

钟会有点尴尬,只好在一旁看着。

一块铁正在慢慢融化。

他看见了旁边的模具,看得出来这是一把匕首。

钟会说:“匕首?”

嵇康对在一旁的仆人说:“加炭……”

仆人赶忙放了一把炭进去,火立刻旺了。

“火还不大。”嵇康有点着急。

仆人又要放炭。

“放这个。”嵇康拿出一卷书,放了进去。

火光中,钟会看得清楚,那是《四本论》——自己隔着墙扔过来的书,那时候自己位卑,不敢当面递交,今日前来,原本要问问他的看法,想不到嵇康故意烧给自己看。

“你……”钟会压住自己的火气,说,“嵇康你去年一曲《广陵散》名动洛阳城,我对你这曲名很好奇啊,你这广陵散二字,怕是为你的好友诸葛诞败散广陵而作吧。”

嵇康还是不说话,依旧打铁。

钟会起身就走。

嵇康哈哈笑道:“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钟会冷笑一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快步离开。

走到门口又转身回来,说:“大将军要听你的《广陵散》,请你入府弹奏。”

向秀道:“那不是《广陵散》,那是《聂政刺韩王曲》”

钟会不屑道:“管他什么名字?”

嵇康转身说:“广陵散,取意是广陵败散,是我牢骚之语,《聂政刺韩王曲》这是刺客之音,我既然发了牢骚,大将军不怕我嵇康有所图吗?”

“大将军天纵之资,马上要封晋王了。怕你一个书生干什么。“钟会冷笑一声。

嵇康却听得出来,钟会已经向司马昭告过状了,说他这广陵散乃牢骚语。

嵇康哈哈一笑:“那就这样吧,两月之后,我傲骨已成,放入我这‘文胆琴’中,届时到府上为大将军弹奏。“

两月后,立秋。

傲骨成。

只是这匕首薄如蝉翼,貌似锋利,实则轻轻一碰便断,如何做得了杀人利器。

嵇康将这傲骨放入琴下龙池。

文胆傲骨合二为一。

嵇康说:“这把琴就改名为化剑吧。”

向秀说:“您先教我们吧”

嵇康说:“这琴既然名剑,怎么能用朋友来试剑,所以还是让大将军来试剑吧。”

嵇康抱着琴来到大将军府。

司马昭一身铠甲接见了他。

嵇康笑道:“大将军何必如此?”

司马昭一摆手,铁甲哗哗作响说:“我听说洛阳有句话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嵇叔夜高才,你说我是为了什么?”

嵇康将琴放下,端坐道:“大将军怕我假戏真做,我是聂政,您是韩王?”

司马昭哈哈大笑:“我喜欢嵇叔夜的坦荡,恨不能为我所用。”

”为您弹琴,也正是为您所用。“

不再言语,伸手拨弄琴弦。

这是他第一次拨动化剑。

铮的一声,如利剑出鞘,干净、利索。

果然不同凡响。

音律铮铮响起,便如同一个少年在晨光中挥舞长剑,剑光映着日光,青春迎着朝阳。每一剑破空刺出,利刃横扫都化作这琴鸣。

司马昭都低沉下身子,侧耳细听。

只是铠甲在身,他的身体非常僵硬。

嵇康浑然不觉,他知道琴声中的少年是聂政,琴声低沉时,是他夜深念念不忘仇人名字时,琴声哀怨时,是他向父亲在天之灵发誓时,琴声激昂时,是他携琴上路时……

这个少年的身体已经被仇恨灌满了,如滞塞于道的河水,如慢慢拉圆的弓,水慢慢谩上来,弓慢慢拉圆,音律也渐渐雄浑起来,走到韩王前面,便是破堤之时,便是松弦之时,河水冲决而出,利箭飞驰而去,音律便立刻尖锐起来,一个高音代表了韩王的哀嚎……

嵇康忽然觉得自己就是聂政,抬眼看见司马昭,他不就是韩王吗?

嵇康抽出琴下的傲骨,向司马昭身上刺去。

傲骨碰着铠甲,当的一声,傲骨折断。

司马昭如大梦方醒,看着嵇康:“你真要做聂政啊?”

嵇康说:“我不做聂政。”

司马昭怒道:“为什么要刺杀我?”

“情之所至,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群卫士拉着嵇康下殿。

司马昭看看地下的匕首,像鲁缟一样薄,阳光之下,几近透明。

这怎么能做杀人武器?

他解下铠甲。

脑海里还有铮铮的琴声,心道:“孔子说绕梁三日,三月不知肉味,看来是真的。”

嵇康下狱。

山涛来看他:“傲骨轻薄,本不是杀人武器,你为什么自寻死路。”

嵇康一笑:“我也好奇,当年聂政是怎么杀了韩王?所以就想试试。“

山涛苦笑一声:“你是求仁得仁了。”

嵇康点点头说:”对不起,让你留千古骂名了……剑托好用吗?“

山涛瞬间明白,托者,托付也。嵇康从来没有与自己绝交。

一把抓住嵇康的手说:“叔夜,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的家小……”

三天后嵇康走上刑场。

三千太学生相送。

嵇康走到刑场上,环顾四周。

看见了向秀和袁孝尼。

两个人满是眼泪看着他。

嵇康看看地上的影子,问刽子手:“午时?”

刽子手将刀顿了顿,算是回答。

嵇康又看一遍众人,这才说:“时间还早”

众人愣了,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嵇康说:“你们带琴了吗?”

“带了。"

众人散开一条路,袁孝尼将一把琴递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监斩官大喝一声。

袁孝尼吓得赶忙缩了回去。

嵇康道:“他们只是听我弹琴。”

“弹琴?”监斩官不敢相信,“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弹琴。”

“就因为这个时候才要弹啊”嵇康说,“今日不弹,估计以后就再也听不到了。”

“不能弹!不能让你用靡靡之音害人。”监斩官斩钉截铁拒绝了。

“为什么!弹琴犯什么王法?”太学生怒了,一起怒喝。

有人开始往前挤。

“退回去!”士兵们将矛戟远远刺出,扎出一条藩篱。

有人拨开士兵的长矛呵斥道:“你们太霸道了,打铁不让打,弹琴也不让弹了吗?”

嵇康站了起来,对监斩官道:“就让我弹一曲,时间不早了,一切就都安静了。”

监斩官看看众人,对嵇康道:“你为什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啊”

嵇康笑了笑,没有说话。

监斩官摆摆手,有人把琴送了过来。

嵇康看看那把琴,竟然是蔡邕所制,他叹息一声:“咱们两个将要见面了”

嵇康坐好,将琴摆在面前。

抬头望天,一排鸿雁正往南方飞去。

朗声吟诵道:“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嘉彼钓叟,得鱼忘筌。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双手挥动,音乐从手指间流出。

音乐像是一阵风,又像是一阵雨,轻轻吹过,慢慢滋润……

众人仿佛忘了这是刑场,忘了眼前这个人生命不到一个时辰了。

最后一声收住的时候。

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宁静。

监斩官突然如梦方醒,看看天色,惊叫道:“哎呀,不好,过了时辰”

那刽子手猛然一个激灵,举起刀砍了下来。

一股鲜血飞溅出来,落在那把琴上。

嵇康的头飞了出去,众人这才醒悟过来。

向秀一把抱住嵇康的头颅,嵇康的嘴唇动了动说了:“广陵散绝……”

司马昭头脑里音律一直不断。

不管是吃饭,上朝,甚至躺下休息,这琴声一直响。

起初他以为不过是音律太好,绕梁三日。

但十天过去了,音律还有,似乎更加清晰了。

二十天过去了,音律还在,声音更响了。

他想听别的音律,冲散他。

但是将全国最好的乐师叫来,一起弹奏。

他什么也听不见,脑海中都是这样的音律。

最后一个老得眼睛都瞎掉的乐正说:“你这是中了曲毒。“

“曲毒?曲里有毒?”

瞎乐正说:“是啊,他们用命来献祭,将魂魄融入曲中,然后入人心中,萦绕不去。“

司马昭吓了一跳:“原来嵇康明明知道那薄如鲁缟的匕首不经用,还要刺自己的盔甲,目的在此。”他忙道:“那该如何?“

瞎乐正说:“弹琴之人设定曲毒,也必有一曲相克。”

钟会在一边一直听着,此时赶忙道:“向秀、袁孝尼和他关系最好,应该知道。“

司马昭急忙道:“传二人。”

向秀来了,说嵇康还没来得及传给自己音律就被杀了。

一旁的袁孝尼笑了:“我倒是会。”

向秀一愣:“你怎么会?”

袁孝尼说:“嵇叔夜每天深夜钻研此曲,我偷偷记谱,已经学会。”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只是叔夜刑场上那一曲,不同于我记下的这个,不知为何……

司马昭不管那么多了,道:”快为我弹来。”

袁孝尼拿出琴来,刚拨动第一个音符,司马昭脑海里的音律本来有规律的奏动,但他这音律一响,便是如巨石投湖,砰砰作响。

司马昭的掀起来滔天巨浪,心跳骤然加快,他捂着胸口道:“停!”

钟会一把将琴从袁孝尼手里抢了过来,袁孝尼的手上都被琴下划破了。

那瞎乐正道:“你弹的还是他那天的音律,这是推波助澜啊。”

袁孝尼捂着手指道:“那我就不会了。”

“我明白了。”向秀突然道,“这《聂政刺韩王曲》本是曲毒,嵇叔夜重新加以改编的《广陵散》才是解毒的曲子。”

“广陵散……”钟会的脸色变了,嵇康临死前那句,广陵散从此成绝响,早已传遍洛阳城。

天下无人能弹啊。

……

两年后,晋王司马昭薨。

嵇康的魂魄听说这个消息,长吁一口气道:“原来聂政是这样刺韩王的。”

他心情大好,自从做了鬼,他也披散着头发,披着一件捡来的长袍。

他随意走动,想去哪去哪。

又是秋天,又是十五。

月色如水。

他想起那个夜晚,洛阳西边的那个湖。

今晚夜色一定很美。

从北邙山上下来,很快就到了。

远远就听见有人弹琴,琴声中满是牢骚、哀怨。

这是《川上曲》。

嵇康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他迅疾飞飘过去。

月光下,看得清楚。

一个人坐在亭子里,背对湖水,正忘我弹琴。

嵇康心里一动。

好熟悉的身影。

这……这……不正是嵇康吗?

自己怎么这么老了?

那我……我是谁?

他站在水边,看着湖水里的万顷银光,听着自己的《川上曲》泪如雨下。

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这琴声老了。”

铮的一声,琴弦断了,琴声骤然停住……

此时,他想起来自己那首诗:手挥五弦,目送归鸿……

抬望眼,远处一只鹗鸟似乎刚抓住一条鱼,展翅飞往云端……

(本文首刊于超好看故事app,更多好看故事可前去下载,请勿转载)

车往资讯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国宝司(后)母戊鼎为何少了一只“耳朵”
   前4月新增就业同比少12万 统计局:不能就总量谈总量
   IDC:2019Q3中国平板出货量567万台 华为首次排第一
   社恐、婚姻危机、患癌……12个孤独的故事
   长江资管祥瑞2号“踩雷”华信债 浦发银行托管代销
   意大利政局动荡或拖累欧盟金融市场
   一位妈妈写给12岁女儿的信:女儿,有些便宜我劝你不要占
   这3个属相人穷不过今年,明年大吉大利,想不赚钱都难
   深圳市尚荣医疗股份有限公司第六届监事会第六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
   亲历者讲述遭受日寇七种酷刑折磨,最恐怖的是被丢到水缸里
动态新闻  
   香港第三季度酒店业收入接近腰斩
   中国古代十大“飞将”之“第一代飞将”
   利比亚战乱扩散,大军阀突然对邻国下手,出动飞机炸毁35辆皮卡
   发改委:取消电影院、演出经纪机构须中方控股的限制
   日韩几十年无贸易争端局面被打破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俄军保养水平令人堪忧 T14才装备3年炮管就锈成这样
   妻妾成群的张作霖,用一条家规杜绝政治风险|淘人物
   上证50成分股调整,调进的重点关注!
   Leela Zero实现阿尔法元算法 但还得训练1700年
   土耳其央行决策日:降息幅度将再次超过市场预期?
热门新闻  
   网络直播|聊城消防救援队伍授旗训词一周年主题纪念活动晚会举行
   焦作力推社会资源旅游访问点
   韩卫东:明年供给侧改革和环保政策仍将发挥重要作用
   万通地产终止32亿收购 进军新能源汽车计划受挫
   这个冬天,最美的雪景你想去几处?
   中海油现升近2% 大和上调至优于大市评级
   流浪猫偶遇一池锦鲤,一爪子下去后路人纷纷鼓掌,老板却哭了
   1碗面粉1把韭菜,教你秘制做法,比韭菜饺子简单,比韭菜盒子好吃
   春节将至,用动物们深厚的亲情照,撩撩你思念家人的情怀
   长三角城市群实力榜,实力最强的8座城市,都入围全国30强
 

© Copyright 2018-2019 gamamexico.com石湾赖岭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